組合傢俱

關於部落格
背心
  • 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晨報全媒體攜網友直播全球跨年夜

   張浩/漫畫   【不動產登記】   2014年11月12日,李克強總理簽署第656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公佈《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自2015年3月1日起施行。   《條例》共六章35條,對不動產登記機構、登記簿、登記程序、登記信息共享與保護等作出規定。   《條例》明確由國土資源部負責指導、監督全國不動產登記工作,同時要求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確定一個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不動產登記工作,並接受上級不動產登記主管部門的指導和監督。   《條例》要求國土資源部會同有關部門建立統一的不動產登記信息管理基礎平臺,確保國家、省、市、縣四級登記信息的實時共享;國土資源、公安、民政、財政、稅務、工商、金融、審計、統計等不同部門之間要加強不動產登記有關信息互通共享。   【車檢腐敗】   約200元的汽車安全技術檢測登記表,被以3倍多的高價隨意出售;近6000輛“病車”輕易通過年審搖身變合格……小小的車輛檢測站背後,竟是公安局副局長持乾股、享分紅。新華社8月27日曝光的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原副局長王宏強涉嫌受賄案在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公開審理。該案涉車輛年檢腐敗,職位高且收受賄賂巨大,王宏強被稱為“佛山車輛年檢黑幕”背後的“大佬”。   據悉,這起去年至今年初被起底的佛山車檢腐敗窩案曝出公安局、車管所、交通局、檢測站等多個部門公職人員與民營車檢站“聯手”讓近10萬輛“病車”通過檢測關而牟取數千萬“黑色利潤”。透過該案可以看出,一旦行政權力與企業直接勾結,就必然滋生腐敗亂象。   【打乾親】   “打乾親”本是“認親”的一種民俗,但是,它卻出現在今年中央巡視組對四川省的反饋中:一些幹部通過“打乾親”“打禮”等方式拉關係,利用節日和紅白喜事收受紅包。   毋庸置疑,官場的“打乾親”背後折射出的是官場的“圈子文化”。評論指出,正因為某些領導幹部利用手中的權力,與他人“打乾親”“認乾親”,使得社會資源過分集中於內部圈子團體,損害了社會公平正義。某些人因為“打乾親”,可以平步青雲,一路順風;而另外一些人因為沒有這樣的“乾親”可打,沒有這樣的人際圈子,雖然有能力有抱負,但卻只能固定在某個層級上。   近期,四川省瀘州市紀委發出通知,要求各級各部門幹部認真自查“打乾親”問題,有乾親關係的必須立即解除,領導幹部要作出不“打乾親”承諾書。   【打擊官賭】   “整治查處黨員幹部參賭涉賭案件6122起,涉及7162人。”這是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以來,2014年10月中央曬出的一份清單。專家稱,官員賭博過去只有零星的公開,此次“官場賭風”首次大規模暴露在公眾面前,意味著這一曾被忽略甚至有些“隱秘”的問題,成為反腐突出的焦點。   國家公職人員不同於其他群體,它是民眾瞭解國家政體、形象的窗口,其一言一行都會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國家形象。只要官員沉迷於賭博,必然產生不利影響。現在有些官員不僅是賭博,甚至形成了“賭風”,它不僅僅影響的是個人、家庭,更敗壞了官場風氣,敗壞了黨員形象,對整個官場環境造成了不利影響,玷污了官場健康環境。   【戴官帽商人】   戴著政府的帽子,拿著企業的票子,屢被禁止的“紅頂商人”,仍在編製內外自由游走——最新數據顯示,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以來,共排查出黨政幹部在企業兼職近8萬人次,完成清理約5.5萬人次。   禁止黨政機關幹部到企業兼職的規定,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紀80年代。2013年10月,中央組織部下發《關於進一步規範黨政領導幹部在企業兼職(任職)問題的意見》,其中規定“現職和不擔任現職但未辦理退(離)休手續的黨政領導幹部不得在企業兼職(任職)”,各地掀起集中規範清理行動。江蘇省排查出5374人,4726人退出;山東摸排出7640人,已清理規範6038人……在集中規範清理幹部到企業兼職期間,全國各省區市共排查出黨政領導幹部企業兼職近8萬人次。   【斷崖式降級】   “斷崖式降級”指官員職務被很大程度的降級。2014年7月16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雲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書記張田欣和江西省委原常委、秘書長趙智勇被開除黨籍的同時,均被取消副省級待遇,張田欣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趙智勇降為科員。從副省部級降為科員,趙智勇罕見地連降7級,被輿論形容為“斷崖式降級”。   “斷崖式降級”意味著處分違紀官員的力度在加大,這充分反映出中央的反腐決心進一步“升級”,某些官員即使沒有達到移送司法機關的程度,也要依據現有制度從重從嚴處分。“斷崖式降級”彰顯出的反腐決心,對廣大領導幹部具有一定的警示作用,也讓公眾對懲治腐敗更加堅定了信心。   【發票腐敗】   小小一張發票,寫明的是消費金額、時間、地點和單位,然而很多時候,明明白白的消費背後是不明不白的公款私用現象。為清掃這一貪腐溫床,2014年“五一”期間,一些地方紀委將整風肅紀的目光聚焦在公款消費發票上:遼寧省紀委督察組在朝陽市多家酒樓發現多張疑似公款消費的發票,北京市紀委通報“五一”期間共發現相關單位在“順峰”“凈雅”等高檔餐廳消費的發票30餘張。   自中央“八項規定”“六項禁令”以來,公款消費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遏制。然而,當前在發票上做文章、利用發票進行公款消費的公職人員、國企管理人員仍不在少數,發票也上演了一幕幕“變形記”:巧立名目。一些單位或個人消費的款項不能通過財務制度報銷,於是採用開具禮品、食品、耗材等類型發票的方式報銷;化整為零。當消費金額過大時,為了避免引人註意或超標準消費,通常會採取開具多張小額發票的方式進行報銷;空手套白狼。各種變著花樣的公款吃喝、領導出國消費,甚至在招商過程中的因私花費,最終都是要入賬報銷的,大部分都歸為“辦公用品”。   【“腐敗經濟學”】   據新華社11月4日報道,廣州市原副市長曹鑒燎近日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為官近30年的曹鑒燎,歷任鎮黨委書記、三個區“一把手”,又官至廣州副市長,在新城開發、舊城改造中濫用權力瘋狂斂財,涉案金額高達近3億元。以權力為籌碼、用經濟學思維“運作”腐敗產業,曹鑒燎精心營造起一條貪腐產業鏈,形成了他的“腐敗經濟學”:許多地產老闆、村官、實權派官員前呼後擁,有人為他買別墅,有人為他建會所,有人充當他的“投資代理人”。   在長達20多年的貪腐歷程中,擁有高級經濟師資格的曹鑒燎始終不忘“按經濟規律辦事”,甚至為此三番五次拒絕組織提拔,因為鎮領導位子“含金量”更高。曹鑒燎身邊最多的“朋友”是商人老闆,除官商勾結之外,為拉攏關係、擴大腐敗產業鏈,曹鑒燎不惜給其他部門的實權官員送“項目”,給下屬送錢,拉更多人“下水”。   【公車改革】   2014年7月16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全面推進公務用車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和《中央和國家機關公務用車制度改革方案》,標志著備受全民關註的公車改革醞釀20年後在全國範圍內正式啟動。   根據《指導意見》,公務用車制度改革要堅持社會化、市場化改革方向,取消黨政機關一般公務用車,保留必要的機要通信、應急、特種專業技術用車和符合規定的一線執法執勤崗位車輛及其他車輛。行政區域內普通公務出行方式由公務人員自行選擇,實行社會化提供,並適度發放公務交通補貼。根據改革方案,取消公車後,各級黨政機關將發放公務交通補貼標準。中央國家機關改革方案中明確了補貼標準,即司局級每人每月1300元,處級每人每月800元,科級及以下每人每月500元。   【戶口本腐敗】   據新華社7月12日電,公安部日前召開電視電話會議,要求各地公安機關下大力氣徹底解決戶口登記管理“錯、重、假”問題,徹底解決公安隊伍中極少數人濫用職權、違法亂紀問題,引發輿論廣泛關切。   這是繼今年2月提出用3年時間全面實現戶口和公民身份號碼準確性、唯一性、權威性的目標後,公安部半年來第二次就戶口登記管理清理整頓工作作出部署。   陝西“房姐”龔愛愛事件、山西長治“八證公安局長”事件、安徽江西“幽靈戶口”事件……近年來,一些“特權人士”利用戶籍漏洞享受超國民待遇的案件頻頻刺激著公眾的神經。公安部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共清理註銷重覆戶口27.1萬個,查辦偽造買賣戶口證件案件149起,查處責任民警和輔警46人。   【回馬槍】   在2014年中央巡視組首輪巡視的反饋工作完成之際,中央紀委馬不停蹄部署了新一輪巡視。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指出:“哪裡問題集中就巡視哪裡,誰問題突出就巡視誰,巡視過後再殺個回馬槍,給黨員幹部以警示,發揮更大威懾力。”   截至9月26日,該輪巡視期間,中央與各省區市反腐持續發力,中央紀委與各地紀委查處了一批違規官員,並通過紀委網站公佈。而8月26日,第十三巡視組所巡視的一汽-大眾汽車有限公司兩名經理被查,中央紀委網站通報中就明確,是根據巡視組發現的問題線索促進案件查處的。   反腐敗打好“回馬槍”,要在被巡視對象放鬆警惕的時候全力出擊,囊獲最真實的結果。人們期待,這一記漂亮的反腐“回馬槍”定會殺出一個大快人心的反腐勝仗。   【會所歪風】   2014年10月27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住建部等十部門規定,要求自11月1日起,嚴禁在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以自建、租賃、承包、轉讓等形式設立私人會所。這是去年整治“會所中的歪風”,以及2014年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機構將整治“會所中的歪風”作為反“四風”重要內容後,中央有關部門對私人會所進行清理整治的進一步舉措。   近些年,官員高檔消費由星級酒店等公共場所向私人會所轉移的趨向明顯。由於公共場所“人多眼雜”,讓一些官員有所避諱,私人會所便應運而生。這些私人會所,除了以高價驅離普通百姓外,還以會員制把一般的“有錢人”拒之門外。從已經披露的案例來看,許多所謂私人會所實際上就是官員會所,是官員與大款互傍的俱樂部。   【禁讀令】   針對一些領導幹部參加“天價培訓”“奢侈培訓”等高收費社會化培訓及出現的問題,2014年7月31日,中央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中央組織部、教育部聯合下發《關於嚴格規範領導幹部參加社會化培訓有關事項的通知》,對象為黨政機關、國有企業、事業單位領導幹部。因此,該通知也被解讀為政府官員和國企高管的“禁讀令”。   通知發出後,曾有消息稱2014年秋季開學的一些商學院EMBA班中,出現官員和國企高管退學潮。但媒體調查得知,一線商學院EMBA招生受“禁讀令”影響尚不明顯。2014年10月,據《人民日報》調查發現,“禁讀令”頒佈近三個月來,多地出現官員退學現象同時,一些高收費社會化培訓仍在向受“禁讀令”約束的人員招生,部分事業單位、國企領導幹部仍在參加多種形式的高收費培訓。   【開會游】   聲東擊西的“借殼游”、不務正業的“傍會游”、會後捎帶的“順便游”……開會、旅游,本是公私界限分明的兩回事,卻屢被一些部門和幹部混為一體。據新華社10月2日電,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於嚴禁黨政機關到風景名勝區開會的通知》,嚴禁黨政機關到21個風景名勝區開會。相較1998年的規定,新版禁令不僅增加了泰山、嵩山等9個風景名勝地,更對會議審核細節進行了嚴格規定。向變相腐敗的“開會游”說不,既需認清和揭掉各種“馬甲”,嚴懲“越線者”;更需推進會議費無死角公開,從根子上堵住違規“偏門”。   各地應對本行政區域內的其他5A級和4A級旅游景區,出台“加長版”的禁止清單,對景區內現有的機關會議中心、培訓中心儘快清理。從長期看,需要推進公開會議費等財政預決算的“明細”,推進公款旅游、會議費等信息準確、細緻、無死角公開,避免打著開會、考察的旗號,游走在灰色地帶。   【靠山吃山】   “靠山吃山”一詞是中央第九巡視組向四川省反饋巡視情況時提出的一個新表述。今年10月,中央第九巡視組在向四川省領導班子反饋巡視情況時指出,該省教育、衛生、政法、交通、國土資源等部門腐敗案件高發頻發,“靠山吃山”現象突出,形象尖銳地指出當前一些部門和領域存在的嚴重腐敗問題。一時間,“靠山吃山”現象成為各界關註的熱點。   有專家分析指出,“靠山吃山”其實就是部門利益在作祟,把部門權力利益化、把部門利益壟斷化。現實中,“靠山吃山”現象主要有以下幾種:掌握壟斷資源,恃權傲物;負責具體事項,雁過拔毛;分管專業領域,“就地取材”。這種現象的產生,其內在根源是個別人把手中的行政或公共資源變成自己謀利的工具。   【獵狐2014】   這已是中國今年“全球緝腐”的代名詞。在2014年1月召開的中央紀委十八屆三次全會上,中央紀委表態,要“加大國際追逃追贓力度,決不讓腐敗分子逍遙法外”。7月22日,公安部部署了集中開展“獵狐2014”,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專項行動。   截至2014年12月4日,從60個國家和地區緝捕428名境外在逃人員,其中涉案金額1000萬元以上的達141人,潛逃10年以上的32人。在輿論看來,以“獵狐行動”為代表,中國加強國際反腐合作的步伐明顯加快,中共十八大後的中國反腐風暴正漸漸向“國際版”升級。   另外,自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外交部聯合發佈《關於敦促在逃境外經濟犯罪人員投案自首的通告》後,主動投案自首的有173名。   【“綠色腐敗”】   一棵“超級銀杏”,出廠價幾千元,落地價卻達5萬元。在一些地方頻現綠化奢侈浪費的背後,掩藏著“黑色內幕”。這種“綠色腐敗”是“工程腐敗”的一種,與其他工程略有不同的是,它的“腐敗空間”特別大。   中央巡視組點名批評的江西造林綠化“一大四小”工程,歷時4載、耗資數百億元,因為戴著“一號工程”的帽子,這場“脫離實際”“好大喜功”的工程得以強力推進;來自江蘇、廣西等地的銀杏樹,因為“檔次高”、造型好被時任領導相中,而後如潮水般被採購進入重慶。至2010年,全市園林綠化投入178億元,是前10年總和的2.7倍,此後不少銀杏因為水土不服枯死。兩地“一把手”落馬,隨之還有一批下屬園林官員落入法網。   【能人腐敗】   對於江蘇,中央巡視組在通報時首次用了“能人腐敗”一詞。通報稱“腐敗問題多層次、多領域、廣覆蓋,表現形式隱蔽化、智能化、多樣化;基層權力尋租機會較多、空間較大,‘能人腐敗’問題突出”。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以江蘇省無錫市濱湖區委原書記朱渭平受賄案為標本,對江蘇“能人腐敗”進行了剖析。朱渭平帶領濱湖區領導班子,經過12年的努力,將濱湖區發展成無錫市核心功能區。“膽子大、有魄力”,這是當地幹部群眾對朱渭平的評價。然而,他在為當地謀發展的同時,大肆收受財物,利用職務影響力壯大家族企業,為家族積聚巨額財富,終至落馬被查。   “能人腐敗”精準地指向一些地方、部門和領域的腐敗現象、腐敗案件,更暴露出制度上的缺失與漏洞,揭示出當前基層權力尋租機會多、空間大、監督缺位,已經嚴重損害百姓的切身利益。   【培訓腐敗】   繼2013年出現“會所腐敗”之後,2014年發生在政府部門各種培訓中心內的腐敗現象被中央紀委盯上。   在今年中央巡視組對北京市的反饋中,出現“一些培訓中心成為不良作風的滋生地”的表述,培訓中心內的腐敗問題隨即被輿論聚焦。   7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開設專題邀請網友“起底隱蔽在培訓中心裡的享樂和奢靡”。包括培訓暗藏桑拿美容、巨額費用公款買單、政企不分利益輸送、發文辦班藉機斂財等,數百網友列舉吐槽發生在培訓中心的腐敗現象。   當月,中央紀委發出通知,部署開展紀檢監察機關自建培訓中心摸底自查。通知要求重點自查中央八項規定出台以後,利用培訓中心公款大吃大喝、休閑娛樂、超標準接待等奢侈浪費行為。此後,北京、天津等多地開展查處培訓中心腐敗的專項行動。   【圈 子】   “圈子”,是通過人們之間的社會行為特征自然形成的。貪官也有自己的“圈子”,他們往往以“人情往來”為由結成利益共同體,逐步演變成弄權、搞錢、玩樂的“圈子”。   近年來,“拔起蘿蔔帶出泥”的窩案成為腐敗案件的一大特點,一個貪官被查處後,往往帶出了其權力“圈子”里的一批腐敗分子。一些腐敗官員利用手中的權力,極力編織自己的關係網,形成一個個利益相關的“圈子”。比如鐵道部原部長劉志軍貪腐窩案。劉志軍的“弄權圈子”實質就是“權力聯盟”,這些進入“圈子”的人心態各異,但目的是想從“圈子”里獲得好處,以達到權力“共享”。“圈子”內毫無黨性與組織紀律,他們的“原則”就是互相利用,互相拉攏,互通有無,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群 貪】   “一把手”權力集中貪污腐敗,各級幹部要麼被“威逼利誘”拉上“賊船”,要麼“揣著明白裝糊塗”參與合謀,最終導致“一腐俱腐”。在2014年曝光的一些案例中,呈現“群貪”現象。   以廣州市國營白雲農工商聯合公司原總經理張新華為首的白雲農工商系列窩案,涉案資金近4億元,是廣州目前為止涉案金額最大的貪污受賄案。近日,張新華等白雲農工商公司多名涉案高管陸續受審。然而,在法庭之上,高管們卻不約而同地聲稱對2.8億多元國有資產被轉移“不知情”。   新華社11月17日曝光了深圳沙頭角海關“集體淪陷”“按崗分贓”的腐敗窩案:一場突擊行動,在深圳沙頭角海關旅檢四科辦公室,辦案人員當場查獲108萬元,多個信封註明分賬“清單”。走私車輛按次收費,小轎車1200元/次、商務車1500元/次,海關關員每人每月受賄至少幾萬元。   【山頭主義】   2014年10月30日,中央巡視組陸續向上海、河北和江蘇三地領導班子反饋巡視情況。在中央巡視組反饋中首次出現抵制“山頭主義”的字眼。   “山頭主義”指向一些地方缺乏黨內民主,對“一把手”的監督制約機制存在漏洞。中央巡視組向河北省指出,個別領導幹部搞團團夥夥,並與企業老闆結成利益紐帶的現象值得關註。建議河北省嚴格黨內生活,堅決抵制政治上的自由主義、山頭主義,有針對性地整頓軟弱渙散黨組織。   “山頭主義”現象並非河北獨有。廣西一些領導幹部任人唯親、搞“小圈子”,黑龍江存在重人情、拉關係、不講原則的風氣,江蘇一些領導幹部與老闆之間保持相對穩定的關係圈子,進行封閉式權錢交易,這都是本輪巡視發現的新問題,實質都是“山頭主義”的某種表現。   【審判季】   2014年7月17日,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原常委、統戰部原部長王素毅被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王素毅是十八大後被查的省部級官員中,第一個接受審判的。有媒體指出,此次判決讓王素毅成了十八大後落馬的省部級以上高官中首個領刑者,與此對應,他也是十八大後首位開啟“審判季”的高官。   12月10日,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劉鐵男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這是十八大以來落馬的50餘名省部級以上高官中第4個完成審判的“大老虎”。   根據公開信息,劉鐵男身後已有20多個“大老虎”進入司法程序。其中徐才厚等4人偵查完成之後,予以起訴;周永康、李東生等22人已經立案,他們將是離法院審理、宣判最近的“大老虎”。   【“四風”隱身衣】   中央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奢靡之風“四風”以來,公職人員的隱性福利逐漸被剝離。自去年以來,中央連發十幾道禁令,每到重要節日都會有禁令出台,對“四風”形成了高壓態勢,也有一批人因為“四風”受到處理。   隨著反腐力度的加大,“四風”問題以更隱蔽的形式出現,變相的公款送禮、公款旅游、公款吃喝、收受禮金等問題可能會再次抬頭。中央紀委監察部“每月E題”邀網友曬一曬身邊那些披著隱身衣的“四風”問題,揭露、曝光那些改頭換面的腐敗手段。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於4月25日再次摘髮網友留言,曝光七類披著隱身衣的“四風”問題——旅游“馬甲”常變換,騙過審批騙報銷;評比成評“禮”,勞模變“官模”;背靠“大樹”吃空餉,損公平失民心;“湊字數”“套八股”,學習成果紙上見;培訓中心療養院,吃喝玩樂一條龍;移花接木造政績,挖空心思騙檢查;走捷徑打官腔圖享受,特權思想時常有。   【“四個著力”】   3月26日,中央第七巡視組巡視海南省工作動員會召開,這是中央巡視組2014年首輪巡視工作開展以來,首個進駐地方開展巡視工作的巡視組,正式拉開了此輪反腐風暴序幕。據介紹,中央要求在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開展巡視監督的過程中,要做到“四個著力發現”。   2013年5月,中央紀委啟動最高一級巡視工作,嚴查黨內腐敗、監督八項規定落實、嚴明政治紀律、嚴格用人制度,親任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對此次巡視工作提出四個“著力點”:著力發現領導幹部是否存在權錢交易、以權謀私、貪污賄賂、腐化墮落等違紀違法問題;著力發現是否存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等問題,緊緊盯住,防止反彈;著力發現是否存在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問題;著力發現是否存在選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   【通 姦】   這是今年落馬官員官方通報中備受輿論關註的詞彙之一。有媒體統計,自今年6月5日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原副總經理戴春寧違紀情況通報中出現“與他人通姦”以來,至少有30名以上落馬官員因“通姦”被紀檢部門通報,包括周永康,以及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雲南省原副省長沈培平等多名高官。   “通姦”並非是落馬男性官員的專屬,11月26日,官方對山西兩名女官員的通報中,首次採用了“與他人通姦”字樣。   對於“通姦”一詞的含義,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曾在今年6月刊文解釋,“通姦”指有配偶的一方與配偶以外的異性自願發生性行為,屬於違反社會主義道德的行為。文章指出,刑法及相關法律中一般沒有對通姦作出定罪的規定,但黨紀中有對通姦的懲戒規定,由此可見黨紀與國法的關係,黨紀嚴於國法。   【“微權力”尋租】   基層公務員直接與企業、群眾打交道,是法治政府、廉潔政府的“第一道門面”。在“打虎拍蠅”當中,應當加強對“微權力”的監督約束,杜絕基層“微權力”尋租。   很多領域的基層公務員,由於手握執法權,雖然級別低,但卻成為違法違規者重點巴結的對象。基層環保部門執法者,3000元、5000元的紅包隨手就收,甚至彼此之間互不避諱幫忙代收轉交;基層查違部門執法者,票子、房子、金子,樣樣都敢收,還不少收……“收你錢財,給你關照”成了基層執法者與企業之間一種心照不宣的“潛規則”。“蠅貪”群出,不僅滋生了“送票子”的畸形社會風氣,同時也攪渾了基層公務員隊伍,若不及時扭轉這種局面,小蒼蠅遲早會被養成大老虎。   【小官巨貪】   “小官巨貪”並非2014年的新詞,但是,2014年反腐打落的“蒼蠅”中,有個叫馬超群的人,讓“小官巨貪”再次成為輿論熱詞。   今年11月,媒體曝出河北省秦皇島市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原總經理馬超群涉腐被查,其家中搜出現金約1.2億元、黃金37公斤、北京和秦皇島等地的房產手續68套。   當全社會都在圍觀“大老虎”之際,“芝麻官”馬超群的“反腐大單”震驚輿論。回顧近年來引起輿論關註的基層腐敗案件,包括徵地拆遷、項目審批、挪用公款等,成為“小官巨貪”的集中渠道,而打擊“小官巨貪”“蒼蠅式腐敗”已成為我國反腐的新著力點。   【新紀錄】   8月29日,星期五,中紀委反腐的“周末現象”再度出現。3個小時內,三名省部級官員被查的消息被集中公佈。   此前的8月23日,官方曾通報,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書記陳川平和山西省委常委、秘書長聶春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的消息。一周內,中央紀委的反腐“周報”中,已有5名省部級官員的名字,“打虎”頻率再度刷新紀錄。   8月13日傍晚時分,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河北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潘曉東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值得註意的是,這是中紀委當日公佈的第10名被查處的廳局級官員。中紀委一天公佈10名被查處的廳局級官員,再一次刷新了紀錄。   在一次次“刷新紀錄”背後,是中央堅持“有腐必反”的堅定決心,同時也表明,當前反腐工作在中央層面持續重大突破的同時,反腐壓力正在持續向省級傳導。   【巡視清單】   據新華社北京11月5日電,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巡視組已開展四輪巡視,涉及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7家中央單位、6家中央企業和2所部屬高校,發現了一批領導幹部涉嫌違紀違法的問題線索,形成了47份巡視反饋情況報告,被稱為“巡視清單”。   翻開“巡視清單”,工程建設、土地出讓、礦產開發、國有企業、政府採購、科研經費、民生資金等領域的腐敗問題,幾乎涉及所有被巡視地方和單位,堪稱當前腐敗問題的“高發區”“重災區”。“巡視清單”瞄準“重點人群”:“一把手”和基層領導幹部。“巡視清單”旨在斬斷“腐敗路徑”:官商勾結、拉幫結派、跑官要官。   細讀這些“巡視清單”,有利於“把脈”當前反腐形勢,為下一步黨風廉政和反腐敗鬥爭找準著力點。   【雅 腐】   中央加大反腐力度,但像病菌產生抗藥性一樣,一些貪官的抗反腐伎倆也在“升級”,不僅有送名貴字畫和藝術品的“雅賄”現象,還有一些可以稱之為“雅腐”的行為,比如這些年蔚然成風的官員出書現象。12月7日,陝西省書法家協會主席周一波主持召開了該協會2014年工作會議,他在會上主動提出退出書協主席的職位。12月2日,周一波在《人民日報》上撰文,批評某些領導幹部擠進藝術協會當領導,名正言順地收錢,默許雅賄。周一波在文章中說,個別人作品低劣,卻賣得很火,實質上是利用協會領導的幌子中飽私囊。   利用出書大肆斂財的“優雅式腐敗”頻現,已非新聞。山西臨汾市委原常委、宣傳部原部長王月喜,在頻繁“出書”賣書中獲利高達43.32萬元;成都市委原常委、宣傳部原部長高勇,以“支持出書”或者“買書”的名義,向近百家單位和個人索要贊助費數百萬元。   【一家兩制】   “一家兩制”是中央巡視組在巡視浙江時發現的問題。通常指,家庭成員中一方在行政部門、黨政機關工作,另一方經商辦企業,背後是瘋狂掠奪財富、違紀手段隱蔽、違紀成本低廉、違紀行為抱團的“家族式腐敗”。   2014年中央首輪巡視發現,14個省區市和部門單位中有7個存在幹部親屬子女違規經商辦企業現象,個別地方問題突出。第二輪巡視反饋同樣指出了幹部親屬利用職權經商牟利的問題。   “一家兩制”一詞並非中央巡視組首創,此前,這一詞彙就被一些反腐專家所詬病。有專家指出,“一家兩制”形象地點破了某些幹部“腳踏兩隻船”,利用家人、親屬的“障眼法”,藉機完成洗錢、項目招投標等利益輸送的貪腐行為。   【治病樹、拔爛樹】   10月25日召開的十八屆中央紀委四次全會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指出,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永遠在路上。在懲治腐敗的高壓態勢下,仍有一些黨員幹部不收斂不收手,甚至變本加厲。誰在這樣的形勢下仍敢我行我素、依然故我,就要為黨改進作風付出代價!要持續保持高壓態勢,治病樹、拔爛樹,堅決遏制住腐敗蔓延勢頭,不斷加大治本力度,逐步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制。   這是在中央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推進全面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中央紀委從自身定位出發,對腐敗亮明的態度:堅決反對腐敗,但對發現在黨風廉政建設方面出現問題的黨員幹部也要區別對待,只要沒有觸及刑律、還有輓救餘地,黨的紀律部門應儘量“治”好他們的“病”,幫助其儘快恢復政治生態上的“健康”;但如果這些幹部的貪腐行為已經違反黨紀國法,無可救藥、“爛”到一定程度,就必須依照法律法規從嚴懲處,毫不留情。   【職務消費腐敗】   出門坐豪車、宴請上檔次、休閑進會所、熱衷高爾夫……近年來,一些國企高管以職務消費為由,不落腰包行腐敗之實。2014年8月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強調,“要合理確定並嚴格規範中央企業負責人履職待遇、業務支出”“按照職務設置消費定額並量化到個人的做法必須堅決根除”,顯示了中央整治國企高管職務消費的決心。   從近期紀檢監督部門和媒體公佈的情況來看,所謂“職務消費”的種類五花八門:為領導班子成員配備公務接待消費卡,在機場設立貴賓廳,超標配備公車……凡此種種,不一而足。更令人瞠目的是,中石化原總經理陳同海的職務消費一度高達每天4萬元,以至於陳同海案發後,國企高管的職務消費腐敗被稱為“陳同海漏洞”。因此,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強調,除了國家規定的履職待遇和符合財務制度規定標準的業務支出外,國有企業負責人沒有其他的“職務消費”。   【專項治理小金庫】   根據黨中央要求,經國務院批准,財政部、審計署發出通知,決定從今年8月起,在全國深入開展貫徹執行中央八項規定嚴肅財經紀律和“小金庫”專項治理工作。   去年9月以來,圍繞落實《黨政機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條例》,中央和國家機關會議費、差旅費、培訓費、因公臨時出國經費等一系列管理辦法出台,公務支出管理制度和支出標準進一步完善。但必須看到,財經紀律意識淡薄、預算資產財務管理不到位、私設小金庫等問題依然存在,必須採取有效措施堅決予以糾正和防範。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小金庫”專項治理工作,明確要求財政、審計部門加大財務監督和審計監督力度,強化專項檢查,抓好“三公”經費、會議費等預算管理,進一步治理“小金庫”,切實嚴肅財經紀律,真正從源頭上斬斷奢侈浪費等不良作風的“資金鏈”。   【周一見】   “蒼蠅”“老虎”一起打,是習近平總書記對反腐的要求。什麼時間打蒼蠅,什麼時候打老虎,常態化的反腐以什麼節奏進行,有媒體分析中央紀委公佈案情的時間後發現,有一定的規律可循。   “五一”假期到來之前的4月,中央紀委的曝光台欄目每周一公佈全國各地的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案件,這個被外界稱為“周一見”的曝光方式,已經在4周內公佈了719起案件,指名道姓地通報了一批幹部。   “周一見”,這個因某娛樂事件而廣為人知的新詞,在不經意間成為中央紀委強勢“反四風”的代名詞。值得註意的是,中央紀委官網上線以來,其通報案情所構成的壓力之網已越發綿密:從開始的以表格方式通報數字,到現在具體到人;從之前的每月一通報,到“五一”前後連續的“周一見”。   【走讀幹部】   “幹部像候鳥,頻往家裡跑;白天尋不見,晚上影難找;辦事得趕早,晚了就白跑”。這首流傳甚廣的順口溜,是群眾對基層幹部“走讀”現象的生動描述。一些家住城裡的基層幹部,不深入群眾、把工作放在第一位,而是常常往家跑,被稱為“走讀幹部”。“走讀”看似是小事,其實反映了對工作的態度和對群眾的感情,發展下去可能就是瀆職。   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進入收官之際,全國共有超萬名“走讀幹部”被排查發現,6484名被查處。其中,黑龍江省共排查出“走讀”的鄉鎮幹部4726人,已整改2350人。四川查處1746人,湖北查處1180人,河南查處513人,青海查處190人,江蘇查處162人,廣東查處136人,浙江查處84人,海南查處60人。北京、上海、甘肅、雲南等地在“成績單”中沒有提及“走讀幹部”的問題。這是中央首次大規模集中處理這一長期遭詬病的幹部作風問題。   (熱詞詞條按音序排列)  (原標題:2014年反腐倡廉熱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